韩国驻华大使馆张贴横幅声援中国“抗疫”
来源:韩国驻华大使馆张贴横幅声援中国“抗疫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6 04:34:35


2月4日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,阿扎直接与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代理主任拉塞尔·沃特沟通要钱,后者看起来比较“负责”,让阿扎提交一份申请。第二天,阿扎起草了一份40多亿美元的预算申请。结果,白宫一些人愤怒不已,阿扎被召到白宫战情室开会,知情人士透露,会议现场爆发争吵。

文章称,当特朗普宣布自己为“战时总统”时,美国已经走上这样一条路:新冠疫情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美国在朝鲜战争、越南战争以及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死亡人数的总和。事情本不应该这样,尽管没有很好准备,但美国有专业知识和资源。这次失败与“9·11”事件有些类似:警告响起,但政府最高层充耳不闻,直到敌人已经发动袭击。

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,详细描述他工作的“危险”情况。

尽管卫生部门的官员早就行动起来,但直到1月18日,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·阿扎才有机会给特朗普打电话,“实质性报告”疫情情况。阿扎与特朗普的关系一般,他告诉多名副手,总统认为他“大惊小怪”。

2月初,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应对传染病的1.05亿美元资金消耗殆尽。当时,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新冠病毒的威胁看起来仍很远。但是对于负责储存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,灾难看起来越来越难以避免。由于资金不足,美国的N95口罩、防护服、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。

1月3日,美国疾控中心(CDC)主任罗伯特·雷德菲尔德收到来自中国方面的正式通报。几天之内,美国情报机构开始在给总统的每日情报简报中,对新冠病毒的严重威胁发出警告。但随后几周,特朗普一直未予重视。

据报道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,“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,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。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。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。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(ICU)给病人插管时,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。”

1月6日,雷德菲尔德给中方写信,表示愿意提供帮助。

1月底至2月初,美国卫生部官员两次向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写信申请1.36亿美元经费,以应对疫情。阿扎和助手们还动员国会向卫生部拨款数十亿美元。但白宫内部一些人认为,美国才出现几例病例就要数十亿的拨款,简直是小题大做。

文章最后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:“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。血氧水平下降,心率下降,血压下降。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,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,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。”